酵素肥期待被更多农民认可

  • 时间:
  • 浏览:80
  • 来源:清纯女被强行糟蹋电影

 

農資經銷商和種植大戶在現場選購酵素肥產品。

當前,農資行業普遍面臨艱難困境,然而,作為一個微生物肥料的新品類,僅僅一年多的時間,兼具改良土壤、增產並提升作物品質功效的酵素肥,便從無人知曉到被越來越多的種植戶認可和使用,使一個稀有產品取得瞭年銷量超過4萬噸的不俗成績。這是記者從10月30日在遼寧丹東舉行的2018中國酵素肥大會上獲悉的。

國內推廣應用剛起步

欲知酵素肥,先從瞭解酵素開始。中國生物發酵產業協會將酵素分為食用酵素、日化酵素、飼用酵素、農用酵素、環保酵素及其他酵素6大板塊。其中的農用酵素是以動物、植物、菌類等為原料,經微生物發酵制得的含有特定生物活性成分的產品。

追根溯源,農用酵素菌是由日本微生物專傢島本覺也從微生物農肥中分離出的3類微生物:細菌、酵母菌和絲狀菌,將其按一定比例混合配制的復合微生物菌群,是有生命的活體,其繁殖和代謝能力很強。酵素是酵素菌生命活動中分泌出的多種酶和一些有益活性物質,主要有蛋白質分解酶、脂肪分解酶、纖維分解酶、糖化酶、氧化還原酶、酒精酶、尿素酶等,還含有遊離的氨基酸、脂肪酸、維生素、核酶等活性物質。

據來自日本靜岡縣的國際技術士、知名酵素專傢山下雄介紹,長期過量使用化肥、農藥,使土壤的生物多樣性下降、養分失衡,結構變差、容易板結,酸化、鹽漬化嚴重,土傳病害發病率大大提升。而酵素肥富含活性很強的微生物,可以改良土壤,讓有機物分解成更小的分子,更容易被作物吸收,同時也讓土壤變得松軟、透氣,促進作物根系生長。因此,酵素肥可以改善土壤,凈化水質,增加農作物產量,提高農產品品質。他說:“日本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在農業生產上嘗試使用酵素肥,不過大規模使用也是最近這幾年才開始的,目前大約有40%左右的種植戶都會使用酵素肥。”

除瞭日本,近幾年,農用酵素在美國、加拿大、丹麥等發達國傢得到瞭廣泛的應用和推廣。但在我國才剛剛起步,目前大多隻用於搞有機農業、生態農業的少量企業或傢庭農場。中國農業大學博士、山東愛福地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研發總監楊升輝也提出,酵素肥可以提高土壤中有機態氮的利用,改良、修復土壤,防止土傳病害的發生,提高作物的抗逆能力,改善作物長勢,提高產量並改善作物品質。

改土增產提質效果明顯

田間生產應用數據顯示,2017年,山東金鄉、江蘇沛縣的大蒜種植戶在使用瞭愛福地的生物酵素肥藍精靈後,蒜頭直徑增加明顯,與常規施肥相比產量分別增加6.8%、8.01%,大蒜中維生素C、可溶性糖、可溶性蛋白、氨基酸、大蒜素等的含量明顯提升。今年,山東嘉祥的四個夫君一起上農戶在使用瞭生物酵素肥沃根樂後,大豆畝產也比常規施肥adc影院年齡確認大駕光臨增加瞭7.31%。

在會議現場,記者遇到瞭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馬寨鄉歐廟村的西瓜種植大戶李成中,他已有十多年的種瓜經驗,每年帶領四五戶瓜農一起種植200畝西瓜。“我們以前主要用進口水溶肥,效果是不錯,就是價格有點貴,200畝西瓜光肥料就要投入10萬元。從去年開始使用愛福地的藍精靈,肥料投入降低瞭1/3,現在差不多六七萬元就夠瞭,效果和進口的一樣。”李成中說,“用瞭酵素肥以後,第二年西瓜收完後,地裡還松松軟軟的,不像別人傢地那樣板結,瓜藤的生長期更長,枯萎病等細菌性病害也減少瞭。畝產增加瞭10%,甜度能達到13.5,別人最高也就12,我們的西瓜每斤至少比別人要高出兩毛錢,還一點兒不愁賣,一到成熟期,就有很多大車排隊等著來收購,一畝地要多收入一兩千元。當然酵素肥比一般肥料價格高一點,但是高投入才有高產出,西瓜品質好也不愁銷,還能賣出好價錢。”

目前,市場上的酵素肥主要分為液體和固體兩類。山下雄說,液體的見效快,固體的慢性改良土壤效果好。他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酵素肥的施用時機和方式很重要,是施在表層還是土壤深層、用量和頻率等,都會影響最後的效果,而在微生物活性最強的時候施用效果最好。”

生產工藝比肩世界先進水平

中國農業技術推廣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張互助在致辭中提出,近年來,農藥化肥的不合理使用,導致土壤環境污染加劇,國傢每年都要拿出巨資進行土壤修復,加快推進農資產業轉型升級,促進農業綠色發展已成為當務之急。當前,我國肥料市場已經從以傳統肥料為主的產業結構向水溶肥、生物有機肥、多功能肥等新型肥料產業結構快速轉變。新型肥料產品及其應用技術的推廣,適應瞭農業綠色發展的新要求,不僅改善瞭生態環境,提升瞭農產品品質。張互助說:“在我國農業綠色發展,農資轉型升級的新形勢、新要求下,肥料產業的發展機遇和挑戰並存,廣大肥料企業一定要努力把握政策方向,抓住難得市場機遇,迎接轉型升級挑戰,積極開發高效、節能、環保的新型肥料產品和應用技術。”

而酵素肥正是高效、節能、環保的新型肥料產品。據楊升輝介紹,我國農用酵素大部分是引進日本的酵素菌技術,其生產成本較高,而且生產原材料受控制,因為日本不允許把菌種帶出國,國內的企業隻能自己培養。另外,酵素中有效活菌的數量和酶活性會隨著存放時間的延長而降低,需要采用合理的發酵和保存技術。

2017年,山東愛福地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與日本知名的酵素研發機構艾格力株式會社合作,由山下雄領銜指導研發團隊,摸胸視頻 通過對酵素技術的引進消化及推廣應用,完善瞭整套酵素菌的生產技術,並綜合應用國內的微生物PGPR技術以及國際領先的細胞冷壓裂解技術研制開發出瞭酵素肥產品,在酵素的生產和實用技術上實現瞭多項突破,先後申請專利6項,開發酵素產品9個,其生產設備和生產工藝都達到瞭世界先進水平。

“酵素肥從日本來到中國,一個新生產物的出現是必須要經歷許多挫折的,我們有信心把酵素肥做成全國微生物肥料的一個新品類,把愛福地做成全國酵素肥行業的領跑者和微生物肥料的標桿企業,開創酵素肥的新時代。”愛福地公司董事長魏祥聖表示,“我們投資建設的年產30萬噸微生物酵素肥項目,一期工程將於今年12月底投產。下一步,我們還將舉辦酵素肥研討會、酵素肥技術推廣會等一系列活動,讓更多的人瞭解酵素肥,讓更多的農民從酵素肥中收益。”

本次會議由《農資與市場》傳媒主辦,中國酵素產業發展聯盟協辦,山東愛福地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冠名。共有中外專傢、農技人員、種植大戶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農資代理商、經銷商等500餘人參加會議。